您现在的位置是:江浙在线 > 财经 > 年轻人租不起房,是冯仑说的“要求太高”吗 年轻人租不起房,是冯仑说的“要求太高”吗

年轻人租不起房,是冯仑说的“要求太高”吗

时间:2018-11-17 05:50  来源: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年轻人租不起房,是冯仑说的“要求太高”吗

来源:盘和林经济观察

年轻人租不起房,是冯仑说的“要求太高”吗

盘和林

最近,万通地产创始人冯仑在一档节目的采访中,对于年轻人“租不起”进行回应,是你要求太高,就像很多人找不到媳妇,并直言:北京上海也好,现在供应出来大量的房子,其实是租得起的,只是你觉得不爽,要求高,所以租不起,就说很多人找不到媳妇,你只要找第一是女人,第二是活人,满街都有。

对于冯仑所提出的“不是租不起,是要求太高”的言论,笔者是持反对态度的。人与动物有一大区别,就是人不仅要“生存”、更要追求“生活”。

动物只在乎食物、环境等是否更有利于生存,而作为高等动物的我们,要追求有质感的生活,阴暗的地下室,充饥的方便面并不是无法让年轻人生存下去,而是被阻挡的阳光,无营养的嚼蜡在拷打着年轻人对于未来的憧憬和生活质量的期望。更进一步,就如同总书记习近平所总结的当前社会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一样,如今的经济发展早已能够满足人们的生存需要,年轻人有条件也有理由去追求美好生活的需要,这是经济现状决定的也是国家所倡导的。

而且,年轻人所提出的这些要求,也都是基于最基本的生活标准。例如:安全、上班距离等。

不少独居女性遇害的案例让人们意识到生存环境的安全有多么的重要,我们不能说一条漆黑的道路就一定会发生威胁生命安全的事件,但是完善的物业与安保总比脏乱、无人监管的住所发生生命危险的概率要低得多。所以,年轻人对于合租人群,住所周围环境、所在小区物业提出的要求并不过分。而对于上班距离的要求同样也并不高,不少年轻人碍于租金过高,工作在市中心,租房在郊区,每天耗费在路途中的时间比上班时间还要长,这是对于年轻这一最宝贵资源的浪费。

同时,即便满足基本生活要求的租房成本,也已经让大量年轻人不堪重负。

根据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2名现在租房居住的年轻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2.1%的受访年轻人坦言租房给自己带来的经济压力大,55.5%的受访者表示每月房租占其月收入的1/3,20.7%的受访年轻人称每月房租占其月收入的一半及以上,而在这些高昂的租金下,租住的房屋依然还存在着中介或二房东乱加价,房屋设施维修困难,可能会被强制搬出的问题。房租占收入比过高就意味着年轻人的其他生活刚性支出就必须被压缩,包括医疗,正如记者采访的不少年轻人所说,自己在外面都不敢生病,这是何等的心酸与艰难。

所以,我们不应当把租房市场暴露的问题单单归结于年轻人“要求太高”,而应当对租房市场进行一定的宏观调控,减轻年轻人身上的负担。

从政策支持角度,正如中国青年报调查所说,有一半的年轻人都希望能够增加住房公积金对于租房的支持力度,很多年轻人都在中小企业工作,受到之前公积金征收缴纳政策不完善的影响,企业并没有为他们缴纳公积金,他们也得不到公积金政策的支持,伴随着我国公积金统一征收,规范缴纳的改革,需要加大公积金政策对年轻人租房的支持力度,从国家层面给予更大的支持。

而从供给角度,我们需要调动市场中的存量房和空置房,严厉打击恶意囤积房源,哄抬房价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出台征收空置税、减免租赁税的方法提高房屋空置成本,激发出租房屋动机。同时,对长租公寓领域给予正确的引导与适当的管理,发挥长租公寓的优势,增加市场租赁房源供给。

最后,窃以为,避重就轻,转移问题根源,从改变年轻人需求的入手不能够从根本的解决当前租房市场存在的弊端,只有政策支持和房源供给双管齐下,直切问题要害,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当代年轻人身上的负担已经很有分量了,父辈的养老、生育抚养子女的支出、工作的激烈竞争,再加上庞大的租金负担,他们已经负重前行,如果再不进行适当的减负措施,生活的压力终将压垮一个个追求梦想的心。(作者系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相关资讯